骑行游记

浪骑滇藏(9)翻越东达山上的友谊

美骑车友“沉疆”在疫情期间骑行滇藏线,回来后整理成了很长的一篇游记。虽然字很多,但满满的心情与故事值得分享。美骑网每周三连载,欢迎点赞、转发和评论。


2020.6.13荣许兵站——左贡翻越东达山(海拔5130米)

东达山上的友谊

骑行65公里,爬升900米,天气晴。

清晨我们一早便起床收拾行囊,飞哥果然如同他们说的一样,一早就开始开溜得不见踪影了,客栈的早饭要等到七点多以后才供应,我们便把昨日备下的食物通通一洗而空。

我感觉胸口依旧很闷,走路都带着有些喘气儿。打算今天一口气就到邦达,飞宇冲我喊道:“骑慢点儿一起呀,可我依旧执念于里程的堆积上。”

我向人众和飞宇告别,说道:“拉萨再见!”

经过昨天的休息,虽然感觉今天的状态欠佳,但翻越了东达山路程就好走起来。东达山海拔5130米,是川藏线上要翻越的最高山峰。之前一直被米拉山霸占。根据最新更新测量后,东达山成为新的霸主。山上几乎毫无覆盖的植被,含氧量极低,是最易发生高反的路段。出发时我压根没有做此详尽的攻略,只是觉得山很高,我一定不会推车。与昨日翻觉巴山一样,我打算这三十公里的路程只做一次大的休整。

我开始兴奋地追赶早出发的骑友们,毫不在乎自己的心率数据。慢慢的景象变得毫无人烟,天空澄澈,云彩仿佛就能触及一般。不知名的紫色花朵怒开在溪流旁,让东达山上变得愈加得纯粹起来。

东达山——无名紫花

东达山——无名紫花

脑袋却莫名的发胀开来,与往日劳累的昏沉不同。才出发,并没骑有多久,也没有和人拉扯比拼,是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的。我仍然忍耐着向前骑行,意识逐渐模糊开来。我预示身体会有状况,立马便停车在一旁歇息,休息片刻之后仍然不见得好转。

这时马路旁骑车经过了一位大叔问道我:“怎么了,小伙子,看你一个劲的拍脑袋。”他慢嘘喝着杯子里的热水询问我。

“我可能是高反了。”我揣测着道。

“我这里有药,你快吃上它,这可不是小问题。”他赶忙从兜里掏出肌苷口服液给我,

我摆手道:“叔实在不用,太谢谢您了,我应该歇会儿就好了。”我不太爱麻烦别人,感觉怪难为情的。

他仍然坚决地讲道:“天下骑友是一家,快喝了,你这看起来很严重啦。别硬挺放心吧,毒不到你”

我内心开始触动起来,从事竞技以后骑车的氛围的确少了很多人情味。

我说:“叔,多少钱我转你。”

“干啥呢,不用!小伙子,我走了哈。”他还没等我讲完骑车就又前行了。

感觉有些好转以后,我便再次背包出发了,这一次却变得异常的艰难。风也变得哀鸣起来,天空的云仿佛变得昏沉起来,不一会儿头就剧痛起来。如同喝醉酒后第二天的宿醉一般,嘴唇也干裂肿胀,像极了东邪西毒里的梁朝伟的形象。一路上断断续续地休息了很多次,道路的尽头仿佛永远望不见。

终于我还是在距离垭口还有四公里的时候顶不住了,我晃晃悠悠地把车子靠到一边,倚靠在马路的石崖上,剧烈的呼吸,感到心脏就要跳了出来。貌似出现了幻觉,感觉自己已经轻飘飘飘,仿佛一跃而上就到了山顶。但脑袋的剧痛又将我拉回到现实当中,过了良久,仿佛时间如同沙漏滴沙一般。

我看到曾哥上来了,他兴致冲冲地对我讲:“走喽,呆在这里做啥子嘛,快到了。”

我无精打采地摆手回道他:“我难受的很,哥,你先走吧。”

上一篇:视频丨骑上环法伟大赛道的山顶,雪山辉映

下一篇:没有了

大家都说